0

7.浊 流

热点咨询 站长
17天前 21 0



请听第一个故事。生在校园不,三两堂的角落,征伏着几个少年,要不要这个最新的豁达。向外的拳头展开,手心是几粒药片。又是一个少年,有些犹豫,伙伴们的目光立即向他投去,伸出手来,何去面仿佛咒语收取了他的理智,让他一去。你眨了下眼,画面变成灯光和地板,将走向阶梯的人有些惊黄,和记梁汇合的人带着诡异的默契,踏如此处被狂热蒙蔽的双眼,即便是死亡去的民主和自由进步的诉求。魔鬼父摸着他的眼眸喷诅咒,诅咒昨日养育他的国家在他脑海,但你却有伴着轻松占据他空洞的残躯,轻松握着的手。一轻人与他笑的笑,两手不管,倒也无后。
就无法再回头,如此轻风握着歌手一切愿与他酒歌桥我是你我在这浊留,等谁来拯救。这时一间屋子,屋内烟雾缭绕,少年写着文章,自己有些潦草,要怎样才能赚取点击,引起喧闹?不如挑取最近的石事,将事实编葬在他的笔下。英雄变成了厉益鬼,罪人被他处镜,可以和他父亲媲美。控制评论他反对这闭嘴,他绝对要抓住这个赚钱的机会。反正故事书感到内容有些遥远,他们的经历可能只是闲聊的消解。感到虚假吗?感到惧怕吗?现实就是最真实的影视导演陷入幻境的他狂乱,躁动的他很过谣言的他诱抱,诱惑的他出现,沦陷的他无法分辨。
身边的她自由,自由的她,真的自由的她。此轻松握着手,一切愿与她走的脚,两手不风到也无后,就无法再回头。如此轻风握着的手,一切人雨卡作可笑,我是你,我在这左流等谁来拯救?
收藏列表 (0)
还没有人收藏过本帖~
最新回复 (0)
    无评论

    暂无评论

返回